新葡亰496net
全国咨询热线
0086-13905961186
务实守信,客户至上

【精品案例】外贸货代航运企业合作时,企业注销后遗漏债权的处理问题

来源:维运网

  • 企业注销后遗漏债权的处理问题

    企业注销后遗漏的债权从性质上看属于原企业的剩余财产。企业注销后,对于遗漏的债权,债务人不得以企业注销为由进行抗辩。原企业股东对遗漏债权的承继,其性质不同于债权转让,不以通知债务人为生效条件。企业注销后如发现存在遗漏的债权,原企业的股东、发起人或者出资人有权以自己名义向原企业的债务人提起诉讼。



    案情

    2005年6月至11月,东岳企业委托万升企业订舱出运货物,并欠付运杂费若干,兴顺企业出具担保函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后万升企业又为东岳企业垫付运杂费若干。


    1996年10月21日,陆海企业和中国外运山东企业(以下简称“中外运山东企业”,系山东外运前身)发起设立东岳企业。2007年9月28日原审第二次庭审中,两企业均确认在设立东岳企业时未实际出资。


    2006年12月1日,山东外运在青岛市南区法院(以下简称“南区法院”)提起股东权纠纷诉讼,南区法院判决确认山东外运和陆海企业对东岳企业的出资比例为5%和95%。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青岛中院)于2008年12月25日指令南区法院再审。南区法院2011年9月22日判决确认山东外运和陆海企业对东岳企业的出资比例为60%和40%。青岛中院二审中,因万升企业被注销,原万升企业法定代表人凌银华申请变更诉讼主体,青岛中院准予参加,并于2012年8月6日判决维持。


    上海海事法院原审中,依据南区法院第一次判决5%和95%的比例,于2007年10月11日对有关费用作出判决。上海高院于2009年6月8日判决维持。


    东岳企业于2006年12月13日被吊销营业执照,但一直未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2012年6月24日,由于东岳企业无任何财产、账册、重要文件,且下落不明无法清算,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裁定终结强制清算,债权人可另行向东岳企业的清算义务人主张承担偿还责任。


    另外,2002年11月,中国对外贸易运输(集团)总企业对所属企业进行重组改制,与中国外运股份有限企业共同出资设立中外运山东有限企业。中国外运股份有限企业的出资中,至少有七千多万元的原资产占有单位为中外运山东企业。2002年12月9日,中外运山东有限企业设立。2002年11月5日,中外运山东企业变更企业名称为山东外运。


    2004年10月22日,凌银华等股东发起设立万升企业。2011年12月15日,万升企业在注销登记申请书中承诺企业债权债务已清理完结。2011年12月20日,万升企业核准注销。2012年4月,原万升企业股东签署三方协议书,约定由凌银华概括承受原万升企业法人主体资格终止后一切未了债权债务。


    原告认为,东岳企业欠付万升企业运杂费。兴顺企业出具担保函,对部分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东岳企业迄今未付款,兴顺企业也未履行连带保证义务。陆海企业和中外运山东企业设立东岳企业时,均未足额出资,两企业应对东岳企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在中国对外贸易运输(集团)总企业重组改制过程中,中外运山东企业将若干资产无偿划拨给中外运山东有限企业,并变更名称为山东外运。中外运山东有限企业应当在无偿接受资产的范围内对山东外运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为此,原告请求判令:1、东岳企业向原告支付运杂费人民币611610.96元及利息损失;2、兴顺企业对上述诉请承担连带保证责任;3、陆海企业和山东外运作为东岳企业的股东对上述诉请承担连带清偿责任;4、中外运山东有限企业在其无偿接收山东外运企业财产人民币1.3亿元范围内对山东外运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5、案件受理费和诉前财产保全申请费由五被告共同承担。


    东岳企业、兴顺企业、陆海企业和中外运山东有限企业均未应诉答辩。


    山东外运辩称,凌银华主体不适格,万升企业已注销,原有债权已消灭,且万升企业或清算组未通知山东外运,故债权转让对山东外运不发生效力。


    该案经过上海海事法院一审、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后,万升企业向检察机关提出申诉。其间,万升企业注销,原告凌银华作为万升企业权利义务的承继人参加诉讼。后最高人民检察院以作出原判决的法律文书被撤销为由,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最高人民法院提审本案,裁定发回上海海事法院重审。


    上海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注销企业文件中的承诺不能产生消灭债务的结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说明》第六十四条的规定,企业注销后发现存在遗漏清算的债务,企业债权人可以向企业股东、发起人或者出资人提起诉讼。同理,企业注销后如发现存在遗漏清算的债权,企业的股东、发起人或者出资人也应有权以自己名义向企业的债务人提起诉讼。因此,凌银华诉讼主体适格。凌银华对原企业财产权利的承继,性质不同于债权转让,因此无须通知东岳企业。


    根据《企业法司法说明(三)》第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规定,山东外运和陆海企业作为东岳企业的股东兼发起人,除应在各自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东岳企业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之外,还应对对方的补充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根据《企业法司法说明(二)》第十八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规定,陆海企业和山东外运怠于履行清算义务,对东岳企业的债务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中国对外贸易运输(集团)总企业于2002年对所属企业进行重组改制,与中国外运股份有限企业共同发起设立中外运山东有限企业,其中中国外运股份有限企业的出资中至少有七千多万元的原资产占有单位为山东外运,即中外运山东有限企业在企业改制过程中无偿受让山东外运资产七千多万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中外运山东有限企业应当在所接受的财产价值范围内对山东外运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上海海事法院判决东岳企业向原告支付货运代理费用人民币609804.95元及利息损失。兴顺企业对东岳企业的上述债务在人民币609804.95元及利息损失的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陆海企业和山东外运对上述东岳企业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中外运山东有限企业对上述山东外运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该案二审中,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调解金额在一审判决金额的基础上仅对利息部分略作调整。


    企业终止意味着“法人停止其存续状态,不再享有民事权利能力,如同自然人死亡”。根据《企业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百八十三条和第一百八十八条的规定,除非因企业合并或者分立需要解散,否则我国企业终止都要经过解散、清算和注销三个步骤,注销是我国企业终止的标志。


    企业注销后遗漏的债权是指原企业经过解散、清算并依法核准注销后新出现的、未纳入清算程序的原企业债权,主要是因各种原因未及时在规定期限内发现、申报的债权,比如清算组因主观或过失未纳入清算财产的债权。这类债权如何处理法律没有规定。据此,本案有两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基于《民法总则》和《企业法》的有关规定,企业依法注销登记核准后,法人资格消灭,一切权利义务不再存在,因此有学者主张该部分遗漏债权债务为无主或丧失请求权的财产。


    该观点表面看似乎符合现行立法之规定,但产生了荒谬的法律后果。首先,根据《民法总则》的规定,债权是权利人请求特定义务人为或者不为一定行为的权利,遗漏债权无论是变成无主财产还是变成丧失请求权的财产,由于权利人的丧失,导致特定义务人怠于履行,产生债权在法律名义上存在、在事实上不能实现的状态。


    其次,对实际存在的利益纠纷并未予处理,实际结果就是原企业债务人因企业注销而取得不应清偿的财产,有违法律利益分配的基本原则和公平正义、诚实信用的价值取向。


    最后,原企业清算组在向工商部门申请办理注销手续时曾表明债权债务已经清理完毕,但该表示只是对工商登记机关在办理注销企业登记时必须履行的承诺,其效力并不及于企业债权人和债务人,并不能产生消灭债务的后果。该观点在司法实践中也得到了支撑。根据《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三条规定,即使企业破产程序终结后被注销,若存在该企业应当追回和分配财产的,债权人仍可向人民法院主张权利,该企业的债务人不能以企业被注销为由进行抗辩。因此企业被注销后,对于未分配或者遗漏的企业财产,包括对外享有的债权并不当然丧失其权利。


    从性质上看,遗漏债权属于企业的剩余财产。一方面,原企业虽然与股东独立并存,但《企业法》上设计如此制度,其初衷是鼓励投资,促进企业发展,从而促进社会财富的增加。股东投资给原企业是事实,其目的在于追求利益,根据“谁投入谁受益”的经济学基本原理,企业在清偿完债务以后剩余的财产应该由股东分配;另一方面,从法理上看,债权是一个客观存在的法律关系,不因已知或未知而产生区别,应予以同等保护,遗漏债权与清算过程中的债权就是未知和已知的区别,本身还是属于原企业的财产,当然可供原企业股东分配。但《企业法》的一个重要作用是协调、衡平保护原企业股东、债权人及债务人的合法利益,遗漏债权作为原企业的剩余财产,根据《企业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第二款规定,企业清偿债务后的剩余财产,有限责任企业按照股东的出资比例分配。因此遗漏债权须首先用来清偿原企业债权人未了的债权,其次供原企业股东分配,并不违背法理。在有关案例中,有的法院即认为,由于原企业并未向其债务人表示过放弃债权,且根据《企业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第二款规定,企业清偿债务后的剩余财产,有限责任企业按照股东的出资比例分配,因此原企业对债务人的债权属于企业的剩余财产。


    原企业注销后,其股东能否代为行使债权,法律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司法实践予以支撑。在有关案例中,最高人民法院即审理认为,企业注销后,企业的原债权债务理应由企业股东承受,有权追索企业注销前的债权。从理论和近似法律规定,亦可推出相同的价值取向。


    从刺破企业面纱理论来看,企业债权人越过企业而直接向股东主张权利,是为了防止股东滥用企业法人独立人格损害企业债权人或社会利益,以实现公平正义之目标。为何在企业终止的情况下,股东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财产权利,不能刺破面纱直接向企业债务人主张权利?根据民法的公平原则,双方权利和义务应该是对等的。如果原股东不能对企业未实现的债权行使权利,那么相当于原企业的债务人没有任何根据而得到原企业财产,显然有悖基本法理。


    从股东代表诉讼理论来看,在企业未能行使权利追究侵害人责任时法律允许股东代为行使权利。比如《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即有此规定。虽然该规定具有严格适用范围,并不完全适用于遗漏债权的处理,但从立法精神来看,这个规定对处理遗漏债权同样具有实质性的借鉴意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说明》第六十四条规定,企业法人解散的,依法清算并注销前,以该企业法人为当事人;未依法清算即被注销的,以该企业法人的股东、发起人或者出资人为当事人。股东在未清算完结时分得企业剩余财产属于违法行为,因此在清算人免责的情况下起诉股东具有合理性。一旦企业注销后被发现存在遗漏清算的企业债务,企业的债权人可以依据该法律规定向企业的股东、发起人或者出资人提起诉讼。同理,企业注销后如发现存在遗漏清算的企业债权,企业的股东、发起人或者出资人也应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向企业的债务人提起诉讼,这并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在类似案例中,法院即判决认为,作为债权人的企业虽已注销,根据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原企业的股东以债权人身份主张权利并无不妥。在本案中也一样,企业注销后,原股东、清算人授权凌银华收回该笔债权,法院依据该说明第六十四条规定,认为依据同样的道理,凌银华作为原企业股东、出资人,有权向原企业债务人提起诉讼。


    《企业法司法说明(二)》第十九条规定,有限责任企业的股东未经依法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企业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债权人主张其对企业债务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撑。该条表明,即使企业注销了,在符合上述情形时,原企业债权人也可以向原企业股东主张权利。那么反向说明,是否能得出原企业股东对企业注销时遗漏清算的债权亦可主张权利的结论?在类似案件中,认定已注销企业的原股东能否向原企业债务人追收债权问题时,法院即认为案情与该司法说明第十九条规定的情形相反,“依据企业股东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在法律对本案情形缺乏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对最相近似的法律(含司法说明)进行反向说明后,可得出企业股东对企业注销时遗漏清算的债权亦可主张权利”,法院据此认为,债务人以债权人注销为由认为无需清偿的主张与法律规定精神相悖,从而支撑了原企业的诉请。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民事诉讼中企业法人终止后诉讼主体和责任承担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第八条第(二)款规定,企业法人办理注销登记后,其清算责任人或保结人有权以原企业对外享有的债权起诉债务人。又依据《企业法》第一百九十一条“……有限责任企业的清算组由股东组成……”的规定,确定有限责任企业法人的清算责任人为企业登记确定的股东,因此上海高院的处理意见比较明确地支撑了原企业股东代为行使债权的行为。


    《合同法》第八十条第一款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本案被告根据该条规定,以原企业在转让债权给原告时未通知被告为抗辩理由,主张债权转让无效。应当明确的是,原企业股东对原企业财产权利的承继,性质不同于《合同法》中的债权转让。单单从法条规定来看,债权人要有转让权利的民事法律行为,但遗漏债权情形中,企业法人资格已经消灭,不再具有民事主体地位,因此不能发生转让债权的民事法律行为。反过来说,债权转让隐含着一个前提,即承认原企业仍具有法律人格,债权转让以后,由于原企业未通知债务人,因此债务人该债权转让不发生效力,但该债权并不当然归于消灭,债务人仍然要对原企业承担债务责任,在同一个法律关系中,如果债务人以债权人适格为债权转让的理由,又以债权人不适格作为不承担债务责任的理由,于情于理不合。


    此外,山东外运作为东岳企业的股东,一直未实际出资,在此情况下,山东外运还将价值人民币七千多万的财产无偿出让给中外运山东有限企业。山东外运未实际出资实际上影响了东岳企业的对外偿债能力。根据《企业法司法说明(三)》第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的规定,山东外运作为东岳企业的发起人和股东,应当对东岳企业的债务承担补充责任,又因为东岳企业被吊销营业执照,且下落不明无法清算,因此有关法院裁定债权人另行向东岳企业的股东、董事、实际控制人等清算义务人主张承担偿还责任。山东外运未实际出资在前,因企业改制转移资产在后,其无偿出让七千多万资产的行为直接影响了东岳企业的偿债能力,因此法院判决无偿受让资产的企业在无偿受让资产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以更好保护债权人的合法利益。鉴于山东外运在本案中应承担的债务数额远低于上述数额,所以法院直接认定中外运山东有限企业对山东外运在本案中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口碑好,服务周到,打造专业品牌
GOOD REPUTATION, GOOD SERVICE, TO CREATE A PROFESSIONAL PILOT BRAND
关于新葡

       新葡亰496net是经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批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在中国福建石狮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是一家集毛衫生产、设计、销售、国际货运代理为一体的综合性出口型企业。        企业有超过30年专业生产毛衫的经验,有专业代理承办出口货物的海陆运输业务的资质,主要出口欧美、中东、非洲、东南亚、南美等地区。        企业以“务实守信,客户至上”为经营理念,本着“专业、优质、高效、诚信”的经营原则,立足于竞争激烈的市场,同时愿与国外服装行业伙伴广泛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并竭诚提供优质的一条龙服务。
联系新葡
福建石狮市八七路新葡萄官方大厦(八中红绿灯旁)
86-13905961186
jieshengco@163.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